建構社區健康福祉網絡 讓社區長者在地安老

日期 2006-08-21 09:23:07 | 文章主題: 社區結盟營造福祉健康網絡

建構社區健康福祉網絡
讓社區長者在地安老
洪德仁
北投文化基金會董事長/醫師
發表於中國時報,熟年周報,2006年8月17日

2005年11月1日,在北投文化基金會教室裡,一群人陪伴著女醫師劉宛欣,正式開啟社區健康營造課程介入醫療訓練的前瞻性計畫,這是醫學教育訓練的新境界。
美國公共衛生協會(America Public Health Association)曾提出:「社區基層醫療是廿一世紀醫療照護主流」的主張。社區導向基層醫療保健(community oriented primary care)已是全球醫療保健發展的方向,以社區病人為中心,提供全人完整醫療照護。

醫療訪視 服務到家
經過2003年SARS疫情的衝擊,使我們有機會檢討臨床醫療訓練體系的再造,衛生署開始施行「畢業後一般醫學訓練計畫PGY1」,讓國內醫師,在第一年住院醫師訓練期間,完成一般醫學訓練。
目前的一般醫學訓練僅安排幾次的社區醫療機構觀摩見習,殊屬可惜。為落實以全人為基礎,提供優質的社區健康促進服務,醫院評鑑暨醫療品質策進會指導台北榮民總醫院家庭醫學部、關渡醫院、北投文化基金會,規劃為期一整個月的PGY1社區健康營造課程,讓醫師不僅是觀察見習,而是參與、投入社區健康促進工作。在「做中學」當中,認識、學習社區健康營造概念與操作策略,發展相關的知能及技巧,形塑醫師做為社區健康促進的倡議、守護角色。
社區醫療群的基層醫師,陪同PGY1醫師進行老人家家戶訪視,了解及關懷長輩們的日常生活、協助連結醫療照護及社會福利資源。並安排定期健檢及營養評估,指導長者健康養生、用藥之常識,讓長輩們更懂得如何保養自己。我們也定期邀請健康服務中心、老人服務中心、社會福利服務中心等舉行聯繫會議,做為區域資源整合平台,以全方位、人性化的需求導向,安排適當社福健康關懷服務和資源整合轉介,達到社區互助與關懷之目的。

餐飲宅配 溫暖獨居老人
除了社區醫療訪視,還推行了「北投社區健康關懷服務合作計畫」,結合法鼓山基金會和鄰近的吉慶、東華、文化、福興、清江、榮光、奇岩等社區,推動「關懷長者、溫馨送餐」活動,為社區80位社區獨居、中低收入長者及身心障礙者,每星期一至五由社區志工配送溫馨、營養而健康的午餐。


社區愛心總動員
東華社區就是個令人驚喜的案例。在東華社區的辦公室裡,竟然可以利用兩坪大的茶水間,每天做出近七十個便當!
直接與長輩們接觸,第一線的社區夥伴們最了解社區長者們的需求,直接提供協助,是最辛苦的一群人。因為把用餐的長輩視為一家人,東華社區媽媽們製作便當,一定用讓是自己吃的安心的食材。這裡的便當用的是五穀\飯,考量到有些長者咀嚼能力較差,社區媽媽每天都會煮兩鍋不一樣的飯,咀嚼能力較差的就使用煮軟一點的白飯,菜的部份也會考量到老人家的身體狀況而少油少鹽,避免造成長者身體健康的負擔。
一開始很多長者並不習慣這種少油少鹽的健康餐,然而漸漸地他們從勉強吃下、到喜悅接納,認同這樣的食物有益健康,進而依賴這份餐\,這些轉折對社區志工而言是一種肯定,讓志工們覺得很有成就感與使命感。

龍眼林 老人社區典範
另一個老人社區的典範,是南投縣的龍眼林社區,南投縣中寮鄉北面的樟平溪流域七村,在一百年前舊稱龍眼林,龍眼一直是鄉親主要的農作;每年八、九月龍眼盛產的時節,無論是出外的遊子、留在山村內的老農、還沒有長大的囝仔,都會集聚一堂,從清晨出發採龍眼,一直到傍晚才回到廳堂前、集貨場內整理整天的所得;一簍簍的金黃色龍眼,是鄉親齊聚一堂努力的成果。
曾經經歷九二一大地震的震撼,龍眼林社區在各界人士的救災工作投入、村長廖振益發起、熱心居民參與下,繼續進行社會福利與學習轉型的工作。龍眼林社區現正朝向「老人休閒村」的型態發展,而龍眼林福利協會開辦「老人廚房」,則解決老人家獨自用餐的問題,也提供備餐\的媽媽們就業機會。
每天提供老人免費的餐飲、送餐\給行動不便的老人們,這些充滿愛心的社區志工熱心參與,讓老人家感覺溫暖,展現地方人與人之間的愛,堪稱孤苦老人的樂園,也成為發展老人社區的示範。

讓社區婦女及弱勢者參與服務
北投福興社區提供的便當是跟鄰近的愛心商家珍園自助餐合作,用優惠的價格讓志工到餐\廳裡打菜給長輩,菜色及分量均由志工挑選,數年來如一日,靦腆的老闆阿堯總說:「將心比心,有一天我們也會年老,互換立場想一想,雖然不賺錢但也不會虧錢,現在能做的事就盡量做吧!」
正如福興社區蔡柳池理事長說:「長者是我們的寶貝」,秉持著以「人」為中心的理念,志工們除了送餐及訪視之外,也會主動陪伴就醫、接送長者、幫長者打掃居家環境等等,社區就像一家人。
社區服務也讓弱勢族群找到服務或就業的機會,像東華社區的志工志成,本身就是尿毒症患者,隔天就要到醫院洗腎,但是他每天中午快樂的協助送餐的工作,連颱風天也不間斷,他說:「我要顧好身體,老人家可不能餓肚子。」

貼近老人家 聽到心聲
志工也會陪同社區醫師和PGY1醫師,訪視用餐的老人家。有一次,PGY1張兆宏醫師和志工們訪視老人家,天氣實在太熱了,每一位伙伴都是汗流浹背,長者家人好意從冰箱拿出飲料,請大家解渴,大家婉謝老人家的好意,告辭時,卻沒注意到他們依舊拿著飲料送到門口的神情。
一小時後,在另一位婆婆家庭訪問時,張醫師發現隨身攜帶的相機遺忘放在前一位老人家中,當他再騎車回去時,看到長者家人依舊站在門口,拿著遺忘的相機和飲料等著他回來,要親手把相機交到他的手上,並堅持要他順便帶幾罐飲料給伙伴解渴。這次他滿懷感恩,接受老人家好意,這幅景象,這份心意,讓大伙深深感動。
這樣的一點關懷,竟能讓老人家和家人感激萬分,也不禁想到,在醫院中,許多醫師努力為了病人做了許\多的檢查和治療,可是到頭來,卻常常無法得到病人的尊重,這是為什麼呢?這個問題,真的值得大家好好的反省。張兆宏認為,差別就在於:「服務是否真的契合需求、而病人的需求是否真的得到的滿足?」為了提供給老人家更好、更為符合需求的照護服務,或許讓醫師和志工走入社區,走入病人的家中,是可以繼續努力的方向。


台灣已是高齡化國家
台灣高齡化的趨勢,近年來更為明顯。1993年,台灣65歲以上的老人人口突破總人口數的7%,正式進入聯合國所定義的「高齡化國家」。
2006年4月底,我國的老人人口為224萬人,占總人口的10%。依行政院經建會推估,至2026年台灣老年人口將達總人口的20%,等於每5人就有1位資深公民。同時,台灣高齡化的速度與日本差不多,但比歐美平均快了一倍以上,讓我們面臨快速高齡化的壓力。
人體老化後,慢性病愈多,需要常常看醫生,會用掉很多醫療資源,可能變成社會的負擔和問題。然而,老人到底是我們的負擔?還是我們的資產?我不認為台灣有老人問題,而是人口老化、老人照顧等迫在眉睫的議題,需要我們來重視。
行政院在7月27日舉行台灣經濟永續發展會議,社會安全組就「完善社會安全體系」進行討論並達成結論,盼在實施各項社會福利政策,建立穩定可負擔的財務與預算制度,以因應人口高齡化的衝擊,必須建構一個符合多元化、社區化(普及化)、優質化及兼顧性別、城鄉、族群、文化、職業、經濟、健康條件差異之老人長期照顧政策;且長期照顧服務提供應以非營利化為原則,制定有效政策結合民間資源,提供長期照顧服務。


老人安養 遠親不如近鄰
傳統上,長期照顧是指對身心功能有障礙的老人,提供一套包括醫療、護理、生活照料與情緒支持的照顧服務。若以宏觀角度來看,健康老人的安養,除公部門所提供之資源、家庭照顧外,開發社會資源更可強化社區照顧的能力,更是我們要重視的議題。
長期照顧若依照顧服務的場所來區分,包括:機構照顧、社區照顧、家庭照顧。謝穎慧等(2002年)研究指出:社區老人對於家事服務、餐飲準備、持續性照顧、個人照護及護理照護等各項服務,無論是實際使用及自覺需要的比例皆呈現上升趨勢;就服務提供者而言,家人朋友鄰居仍是家事服務、餐\飲準備、持續照顧、個人照護及護理照護等各項服務的主要提供者,但隨年紀漸增,使用機構或受雇者所提供服務的老人比例顯著上升。
由於建造和經營照顧機構(院舍)是相當昂貴的,機構照顧是一種與社會隔離式的照顧,容易使老人們在心理上受到損害,妨礙獨立生活能力。而大部分老人留在家裡由不具有照護專業能力的家人照顧,長期下來往往會造成照顧者疲累與壓力。因此,社區照顧是人性化及社會融合,讓有需要照顧的老人留在家裡,生活在熟悉的社區環境中,又能就近得到熟識的社區志工適切的照顧,相對於遠離家園去到一個陌生的機構(院舍)接受照顧,這種方式是更具人性化且較符合社會融合的原則。
更重要的是,在家庭功能轉變的今天,社區可視特色與需求進行資源整合,發展、讓老人有在地安養的機會。


照顧長者 社區總動員
目前,社區健康營造、社區福祉營造不易獲社區自主力量的支持,各行其是,整合分工機會不大,其原因在於台灣的健康福祉的相關計畫與部會資源未能整合,導致資源無法統籌發展與管理,難以吸引社區及民間資源共同投入。
此外,大部分的資源屬於外來體系,組織大多在意如何做好自己專業領域的工作,很少進行社區的對話、互動、培力。因此,尊重不同團隊的差異性,共享參與式決策,創造共同行動,是落實社區健康福祉的重要方向。
北投社區嘗試以社區營造及社區自主參與為基本精神,聯結現有社區照顧關懷點、醫院、社區醫療群醫師、社區大學、社區團體、宗教團體、學校、志願服務、社會福利機構等跨領域的在地資源,建構區域整合的「社區健康福祉網絡」,提供在地的初級預防照護服務,建置老人連續性之長期照顧服務。
德國有一個老化的農村,當地考慮要發展老人的照護產業,學者專家幫忙規劃老人院、安養機構,這些長者居然告訴學者專家和政府說:「我們都還可以走得動,我們有能力去照顧那些身體比較不方便的殘障者或老人家,讓我們自己照顧自己吧!」
這是一個很有趣的老人再生的情形,他們用老化的農村,閒置的農舍或倉庫,規劃成一個具有生趣的老人安養天堂。
台灣推動社區營造已經具備足夠基礎,社區可以依照資源與需求,發揮公共參與的能量,對於弱勢族群,如兒童、少年、身心障礙者、婦女等,強化社區照顧的能力,發展出不同的服務模式。
正如法鼓山慈善基金會陳果開總幹事所說的:「凡是善的事情,大家一起來努力。」唯有政府與民間能共同攜手合作,讓老人家活得老,更要活得健康、快樂,老人家不只是被照顧者,更能老當益壯,發揮老有所用,提高老人的尊嚴、生命價值和社會生活品質,保障老人經濟安全,以達到世界衛生組織推動的「活躍老化」、「成功老化」,以及「在地安老」的理想。


本篇新聞文章來自 財團法人台北市北投文化基金會
http://www.ptcf.org.tw/ptcf2

本篇新聞文章的連結網址是:
http://www.ptcf.org.tw/ptcf2/article.php?storyid=775